埃梅里:能接受欧协联四强出局,别的英超球队欧战四强都没进

近日,阿斯顿维拉主教练埃梅里接受了采访,谈论了23/24赛季欧协联四强出局一事。

埃梅里:能接受欧协联四强出局,别的英超球队欧战四强都没进

埃梅里表示自己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因为23/24赛季其他英超球队连欧战四强都没进。

现在是休赛期,您如何休息?

“我的休息是相当彻底的休息,我会关注欧洲杯,但只关注一点,只会看几场比赛。我会去做一些赛季中期不会去做的事情,我也会去海边散步,去和亲友一起吃饭娱乐。”

那么平时您会关注其他足球比赛吗?

“英超的比赛当然要关注,其他联赛的话我会看看比分,比赛基本上是不看的。如果确实比较有空,我可能会看看西甲欧冠或者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

您带领阿斯顿维拉在42年之后重返欧冠,这是签约时俱乐部给您定下的指标吗?

“阿斯顿维拉是一支历史悠久的球队,我们不能只关注近20年的表现,更要关注这支球队历史上的表现。我的想法是让阿斯顿维拉成为一支经常能打欧战的球队,幸好我们很快就做到了这一点。”

未能带队拿到欧协联冠军是否让您失望?毕竟阿斯顿维拉原本是很被看好的球队

“欧战总归是非常困难的,想要欧战和联赛两手抓更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事实上,今年除了我们,所有英超球队连一个进四强的都没有,我们好歹进了四强呢,所以我能接受四强出局这个结果。我本意肯定是希望帮助阿斯顿维拉拿到欧协联冠军的,但我也接受奥林匹亚科斯比我们更强这一事实。我们的实力并没有那么强,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伤病,所以我当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英超赛场上。”

谈谈英格兰的球迷

“英格兰的球迷对足球非常虔诚,他们每周来球场看球就跟教徒每周去教堂做弥撒一样。即便是周一晚上九点这种尴尬的时间,球场也总是座无虚席,英格兰的球迷真的非常忠诚,非常认真,我非常非常感谢他们。我们今年能够取得主场15连胜,球迷们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谈谈您执教阿森纳的事

“我来到阿森纳的时候,球队正值温格离开的困难时期。当时阿森纳是一支摸不到欧冠门票的球队,我需要一些时间在重组球队,以此让阿森纳重新回归顶级行列。阿森纳、利物浦和曼城是英超最强的三支球队......哦对,还有曼联。我认为我在球队的一年半里整体工作做得还算顺利,而现在阿尔特塔也做得很好。”

为什么吉普斯夸有那么多好教练,还都能适应不同联赛和不同足球风格?

“伊劳拉、阿尔特塔、洛佩特吉还有阿隆索以前本身就是常年征战顶级联赛的球员,他们能够适应不同联赛和不同风格倒是挺正常的......我从我自己的角度谈谈吧,我球员时代的经历比较平庸。当我25岁时,我就考取了教练资格证书,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感觉我继续踢球是踢不出什么出息了,但我喜欢足球,想要以足球为职业,那么只能转变思路了,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当有人问我关于吉普斯夸人或者巴斯克人的问题时,我总是说我们这个群体有一些非常明显的个性特征,比如有责任感、专注事业、棱角分明。我和哈维-阿隆索可以说几乎互不相识,但是他的父亲佩里科-阿隆索曾经是我的教练,佩里科-阿隆索身上的足球气息非常浓重。此外,我还知道阿尔特塔曾说,他就是足球。”

为什么您和您的兄弟伊戈尔说服皇家联合离开皇家社会体系,转投阿斯顿维拉体系呢?

“协议的关键在于阿斯顿维拉能给皇家联合更多钱。在协议中,阿斯顿维拉会花费更多钱帮助皇家联合投入基建,我们的训练场地以及加尔体育场都会得到改善,球队的工作环境也将得到改良。比达索亚流域走出去的球员,只要有机会为皇家社会效力,他们只会选择皇家社会,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但我希望那些没能在皇家社会立足的球员,未来能够回归皇家联合,而不是去其他俱乐部。近几十年的吉普斯夸仿佛只有皇家社会一支球队,首先挣脱出来的球队是埃瓦尔,他们目前在西乙征战,而之前他们参加了好几年的西甲联赛。皇家联合曾经也是一个不需仰人鼻息的球队,但出于种种原因,现在成为了一支财政薄弱的低级别球队。皇家联合是我们家族三代人紧紧追随的俱乐部,我对这支球队有一种使命感,我想为我的主队做更多贡献。我对于球队和阿斯顿维拉的合作感到非常高兴,虽然大部分谈判是由伊戈尔以及皇家联合董事会进行的,我只是其中的一条纽带。”

那么英国人是怎么看待皇家联合的呢?他们了解皇家联合吗?

“如今搜索引擎很方便的,你连澳大利亚发生了什么都可以很快知晓,了解皇家联合当然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皇家联合规模不大,但是历史悠久——我的意思是,历史底蕴是一支球队最重要的部分。皇家联合的历史远比现在辉煌,而阿斯顿维拉同样如此。”

如果未来有一天您离开阿斯顿维拉了,皇家联合是否还会继续与这支球队合作?

“如果能够如此,那当然是最理想的。”

您对下赛季的阿斯顿维拉以及皇家联合有什么愿景?

“对于阿斯顿维拉而言,我的愿景肯定是努力帮助球队连续两年打进欧冠。皇家社会今年打了一年欧冠,但明年打不上了,我不希望我和他们一样。而对于皇家联合,我的愿景就是希望比达索亚流域的球员能够重新找到对皇家联合的认同感,而不是仅仅只认同皇家社会。我希望有朝一日,皇家联合能够成为和皇家社会以及埃瓦尔一样,在吉普斯夸有一定号召力的足球大家庭。如果你问我的梦想是什么,那我的梦想当然是希望皇家联合早日冲甲,就和当年埃瓦尔所做的一样。”

作为来自吉普斯夸的教练,作为皇家社会的旧将,这个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您曾经接近过成为皇家社会的教练吗?

“这是个好问题。我在14岁时前往了皇家社会青训营,当我的朋友还在海边玩耍的时候,我要从昂达里维亚乘公交一路乘到吉普斯夸广场,在那转一部公交去拉萨尔特,再徒步半小时来到苏比埃塔。那时候皇家社会是我心中的主队,为皇家社会踢球是我最大的梦想,但24岁离开皇家社会之后,一切都变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再作为皇家社会球员为球队踢球了。皇家社会仍然是我心中的主队,以前是50%,现在可能是33%,但33%也很多了。我确实有几次执教皇家社会的机会,当然我也愿意执教皇家社会,但最后都没有成行。得知皇家社会联系过我时,我的亲友都来问我:‘乌奈,你为什么不接手呢?’......可能是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更加理智的教练,我心中有一杆秤,有些东西超越了我对于皇家社会的感情。”

谈谈您对梅里诺的兴趣

“这只是流言。在我执教阿斯顿维拉期间,我和管理层都没有对梅里诺产生过兴趣。有人编造谣言,然后四处散谣,人们就信以为真了。皇家社会有非常优秀的球员,能够吸引到阿斯顿维拉的注意力非常正常,但我必须澄清,就梅里诺而言,我们确实从未对他产生过兴趣。”